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购买彩票 > 格桑花 >

阿妈紧奔几步追上白珍珠

发布时间:2019-10-11 13:5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 【篇一: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 阿妈的白珍珠 作者—银露梅 引子: 阿妈有头白驮牛,名叫白珍珠。 白珍珠生性温顺,模样可爱,阿妈喜欢它,我也喜欢它。 它是阿妈的宠儿,我的摇篮。 一 呃…….呃…….. 呃呃…….. 几声拦牛的声音,吵醒了搭在牛背上竹筐里,呼呼甜梦的春儿。 她睁开惺忪的睡眼,美美地伸伸懒腰,用自己胖乎乎、带着可爱小 窝窝的手揉了揉眼睛,看到天边漂浮的那朵白云,好像一匹骏马奔 驰,一会儿的功夫,又像一位仙女撒花般洒落下丝丝白绒。 春儿出神地望着不断变化的白云,高兴地拍着小手叫道:“变,变,变 成小羊羔。” 果然,那朵云儿向上卷曲了一下身躯,变成了小羊羔的模样。 春儿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起来,无奈狭小的竹筐,无论她怎样动弹, 都不舒服。她使劲摇晃着身子,搭在牛背上的竹筐发出“吱咕!吱 咕!”的响声。 驮着她和家中碗筷的白珍珠,被竹筐压磨的大概也不舒服了,晃动 了一下身子,奔跑起来。 这还了得?走在旁边的阿妈见状大惊:“碗可以摔碎,孩子万万不可 有半点闪失。” 这样想着,阿妈紧奔几步追上白珍珠,一把抓住连在牛鼻子上的半 截缰绳,使劝一拉,白珍珠立马乖乖地站住了。 这时,同去夏季草场的大伯一家围拢过来了,阿姐雪莲赶紧从竹筐里 把还在拍手的春儿抱了下来,大妈把一个物件放入春儿刚才坐着竹 筐里,使牛背上的竹筐平衡。 牧区人家驮孩子的竹筐,都是特制的,就是把两个相同大小的竹筐, 中间用毛绳穿扎起来,两筐之间的距离刚好和牛背同宽。 然后搭在牛背上,如果有两个孩子,一边竹筐里坐一个。因为春儿 家就她一个孩子,所以,搭在牛背上的竹筐里,一边是春儿,另一 边是易碎物品。 一家人紧张的心情还没有平抚下来,阿妈一手抓着牛缰绳,一手捂 着胸部,大口喘气。 春儿却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地,在阿姐怀里嚷嚷着要下来自己走。 阿姐没办法,只好把她放下来,站在毛茸茸的草地上,春儿好像一 只恢复自由的快乐小鸟,唱着歌,连蹦带跳地去采撷野花了。 大妈望着春儿爱惜地说:“刚才好险啊!幸好这头牛乖。” 十五岁的阿姐,也还是个孩子,女孩子都喜欢花。 阿姐看春儿去采撷野花了,说了一句:“我也去!”就和春儿一起去 采野花了。 阿妈刚要说什么,却发现白珍珠,不停地摇晃着脑袋,鼻孔里发出: “噗噗!”的声响,喷出的液体溅了阿妈一脸。 阿妈低头一看,刚才由于用力过猛,白珍珠的鼻子被“牛鼻圈”勒破 了,血顺着绳子流了下来。 闻到血腥味的蚊子,如黑幕般纷拥而至,短短几分钟的时间,白珍 珠的鼻子上就叮满了上百只蚊子,贪婪地吸食着。 阿妈看着白珍珠流血的鼻子,心痛极了,掐指算算,这个驮牛已经 陪伴她六年了,比春儿的年龄还大。 它也和人一样,从当初的小牛犊,度过青年、中年、开始步入老年 了。 阿妈怜爱地抚摸着它的两只犄角,白珍珠安静了,不再摇头了,静 静地站在那里,任选鼻子上的血一点一滴掉落地草地上,洒落在花 瓣上。 阿妈看到白珍珠鼻子上的蚊子实在太多了,忙从自己头上取下头巾, 拍打着驱赶蚊子, 阿妈头巾所到之处,拍死的蚊子流出很多的血,这些血就是它们刚 刚吸食白珍珠的血。 这时,山坡上拦牛的阿爸赶到了,他着急地问:“春儿没事吧?怎么 回事?白珍珠为什么突然会跑?” 大妈指着春儿说:“没事!还不是你宝贝女儿不老实。” “她在牛背上乱动?这孩子!怪不得白珍珠会跑。”阿爸怜惜地望着 草滩上玩耍的春儿姐妹俩说。 阿爸说话的时候,也看到白珍珠的鼻子流血了,他赶紧过来,从阿 妈手上接过拴在白珍珠鼻子上的缰绳,解下了下来,又从上衣口袋 里取出干净的手绢,压住了出血点。 阿妈跑到远一点的山坡上,从草丛中拔了几支马刺盖(学名大蓟) 揉搓成团。 阿爸拿开压着出血点的手绢,阿妈把马刺盖敷在牛鼻子上,阿爸又 用手绢轻轻压住了敷药的部位。这样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血 就停止了。 马刺盖是一种很好的止血药材,草原上到处都有,不管是人受伤, 还是牲畜受伤,牧民们都会用它来止血。 阿爸把随身携带的清凉油涂抹在牛鼻子上,白珍珠舒服地扬了一下 头。 阿妈把自己的脸贴在它的脸上,一边蹭着,一边亲切地叫着它的名 字:白珍珠,好乖乖。 白珍珠眼睛里充满了泪花,静静地接受着阿妈的爱抚。 牛是马背民族的朋友,它的肉质给人们带来了美味,它的奶水养育 着草原。牧民家的孩子,牛背就是他们的摇篮。 (待续) 【篇二: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 谁在邦达草原上笑 ?? 一场粉墨登场的演出 慕名而来的观众 眼光千奇百怪 我寻找梦中的牧羊姑娘 熟悉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 ?? 我想摇身变成威猛的康巴汉子 牛羊肉????酥油茶????人参果 在我的肚子里水土不服 没有人知道我的企图 草原是一张豪华的婚床 ?? 我向一朵格桑花问路 秘密被深深地埋藏 踏着沾满芳香的脚印 无怨无悔地向前 谁在偷偷地笑 ?? ?? 强巴林寺的灯光 ?? 远远地 我想象那明亮的灯光 大慈大悲 我污浊的心 还能否被涤净 ?? 我在浑浊的河水中 打捞一块温润的象牙玉 英雄的血染红了泥土 佛音袅绕 有人找不到回家的路 ?? 很远也很近 突然渴望一场漫天大雪 让雪花带着我飞 憩息在金顶上 泪流满面 ?? ?? 拉孜,在藏刀的锋芒里跳舞 ?? 我紧握一把明晃晃的藏刀 站立成男子汉的模样 枯枝上的雪花一声不吭 色眯眯地盯着温泉里沐浴的少女 它忍痛让热气把自己融化 爬在湿漉漉的头发上美滋滋地闻着迷人体香 ?? 四处打听少女的名字 一双小手指了指悬挂在高空的明月 青稞酒问我敢不敢和那个叫达娃的女孩 一起跳堆谐 我想退缩 可是我一想起六弦琴的秘密就热血沸腾 ?? 熟悉的旋律响起 不敢去拉她的手 雪花得意地笑着 ??青稞酒在胃里唉声叹气 藏刀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她向我走来 我宁愿在梦中永远不再醒来 ?? ?? 萨嘎,可爱的地方 ?? 黑暗中的萨嘎一直在远方 饥饿难以忍受 冰冷的空气里一朵朵雪花在奔跑 谁把我们到来的消息四处传播 一盏路灯有气无力地耷拉着脑袋 ?? 丰盛的晚餐没有一丝热气 电热毯帮我暖好了被窝 那个高原红比野花还美姑娘的歌声 是否还飘荡在开满格桑花的大草原 隔壁的鼾声让我一夜无眠 ?? 黎明,我悄悄离开 霞光洒满一地 回头再看萨嘎一眼 一位孤独的老人问我 这是不是永别 ???? ?? 仲巴,我找不到河流的方向 ?? 丰田车与野羊在赛跑 我寻找着杰玛央宗冰川的眼泪 河水在厚厚的冰下晕头转向 有人说明年春天再去远方流浪 一颗颗晶莹的心守望着枯黄的草原 ?? 牛羊的脚步 卓玛的歌声 野花的微笑 青草的芬芳 一曲春天的狂想曲正在酝酿 谁将是这曲经典舞剧的总导演 我只能是下游遥望的观众 ?? 瘦弱的河流淌在生病的河床上 鱼在冰湖中大口地喘息 仲巴在零下二十五度的低温里瑟瑟发抖 它是不是像我一样 渴望一个温暖的拥抱 ?? ?? 月光照耀着布达拉 ?? 我抬头,仰望夜空中的明月 红山之上的布达拉像一尊弥勒佛 笑看拉萨红尘,酥油灯在闪烁 月光温柔得像个藏族姑娘,轻轻为布达拉披上了纱衣 世界已经睡了,谁能驱赶我的无眠 心在梦的外面,和谁一起流浪 ?? 你悄悄珍藏了一千多年的月光 你记录了一个个沉甸甸的祈愿 你把所有的秘密都藏在心里 你把爱恨都刻进历史记忆里 我的布达拉,心中的殿堂 无论怎么虔诚地顶礼膜拜 你都一言不发,不喜不悲 ?? 宇宙是一个巨大的转经轮 我带不走一丝月光,但我走月亮跟着走 她在天上,我在地上 我们绕着布达拉旋转 注定都是过客,一切都在远去 美丽在灵魂的底片上熠熠生辉 ?? ?? 泽当的月光 ?? 你依然是那个调皮的小女孩,贡布日山 哪能挡住你的美丽,捉迷藏你百玩不厌 白云、树枝,甚至房屋都是你的道具 其实,你一直在我的心里 越来越亮,越来越温柔 ?? 你照耀过我疲惫的身影,你抚摸过我的噩梦 你一次次扶着喝醉的我回家,你深夜陪伴着我冰冷的孤独 其实,世界上最近的距离就是我能看见你 城市里你躲躲闪闪,我知道你不愿看到我的忧伤 你就呆在故乡吧,等我有空的时候就回来看你 ?? 今夜,你又是如此迷人 我走到哪儿,你就跟到哪儿 我回首望你,你傻傻地笑 求你别送我好吗,我已泪流满面 你不知所措,像犯了错误似地 ?? ?? 深夜,一个人的布达拉 ?? ?? 心爱的姑娘上了别人的花轿 懦弱 嫉妒 悔恨 残缺的诗行里尽是说不出的思念 孤独的身影跌跌撞撞 欲望渐渐地散去 这不是你的宫殿 ?? 仰天追问栖息在白宫上 一朵三百年前的雪花 是否还记得那个叫达娃卓玛的姑娘 她只顾着和穿上新衣的布达拉宫合影 青稞酒叹息地说 你也睡吧 ?? 缘聚缘散 脚步不能停下 转经的人群中不再会有你熟悉的身影 轻舞的桑烟里不再会有你芳香的味道 残酷的梦里流淌着冰冷的泪水 亲爱的,我把爱埋葬在诗歌里 ?? ?? 零点的拉萨 ?? 霓虹灯色眯眯地眨着眼睛 夜生活刚刚开始 香炉还带着烟火的体温 一条流浪狗要送我回家 我想拒绝,但还有谁能陪伴我今夜的孤独 ?? 出租车呼啸而过 背影越来越远 那一头秀发的芳香远远超过酒精的威力 我想挖掘笑容背后的秘密 生锈的钥匙打不开经年关闭的大门 ?? 红灯一直亮着 我站成一棵即将变黄的树 秋风捧着我沧桑的脸 我想哭 又怕吵醒别人的梦 别等了 谁也不会来 ?? ?? 月光洒满拉鲁湿地 ?? 夕阳的余晖还没有完全褪去 月亮已经迫不及待 空空的舞台上只有一个空空的酒杯 没有一个观众 谁是今夜的女主角 ?? 路边的野花议论纷纷 你一声 我一声 狗在比赛还是在练嗓子 云拉上了厚厚的幕布 黑暗里有人瑟瑟发抖 ?? 瞄准 ??射击 一颗心被击中 孤独洒满一地 草尖上的月亮站不稳脚步 故乡鬓已成霜 ?? ??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些青稞 ?? 在这座我流浪的城市,我一眼 vb 就认出了那些生长在故乡的青稞 虽然她们变幻身姿站在蛋糕店漂亮的橱窗里 但我能闻出那熟悉的泥土、雨水、空气 和阿妈汗水的味道,那些藏得很深的梦想 曾经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疯长 ?? 发芽、生长、灌浆,用一生 把七彩的阳光编织成肥胖的青稞穗 她们是村里最美的姑娘 当闪亮的镰刀划过美丽的胴体 她们被一双有力的手抱起 躺倒在大地的床上,最后一次亲吻 然后等待着高潮、赞美,开始又一次流浪 ?? 做成糌粑和蛋糕都无所谓,没有人知道 我的企图,我只想亲吻卓玛那性感的嘴唇, 然后进入她的胃、血液、肉和骨头,以及 我想到达的每一个曼妙的部位 不管她愿意不愿意,我们都得回归土地 因为我们都是故乡的庄稼,一出发就在回家的路上 ?? ?? 雪中的布达拉 ?? 天空是一个拥挤的舞台,每一朵雪花 都是最美的舞者,布达拉是唯一的观众 风儿啊,你能不能再猛烈一点 其实,我也想疯狂地跳一曲 可是我害怕,你醒来的时候我已不在你身边 ?? 雪花累了,静静地依偎在一起 金顶上,树上,路灯上,汽车上 到处都是冰清玉洁的睡美人,布达拉 是忠诚的护花使者,轻点,再轻点 别把孩子们吵醒了,他轻声叮咛着 ?? 匆忙的脚步,飞转的车轮 世界又开始了一天的奔波与喧嚣 赞美声、相机快门声把甜蜜的梦打碎 我听到喊疼的声音,有人在默念经文 雪花已开始了她下一世的轮回 陈跃军,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1979 年出生于山 西芮城,1997 年进藏,并开始发表作品,在《诗刊》、《诗歌月 刊》、《散文诗》、《西藏文学》《人民日报》、等报刊和中央电 视台等媒体发表诗歌散文 2000 余篇首,著有诗集《飞翔的梦》《用 心触摸天堂》《触摸玛吉阿米的笑》,主编《相约西藏去放牧》 《西藏情缘》《感悟山南》《诗美山南》《格桑花开-藏地诗人十人 行》,有作品被翻译成藏文、英文等语言文字,曾参与主办西藏民 刊《格桑花开》。

  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_销售/营销_经管营销_专业资料。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 【篇一:格桑花开的时候散文】 阿妈的白珍珠 作者—银露梅 引子: 阿妈有头白驮牛,名叫白珍珠。 白珍珠生性温顺,模样可爱,阿妈喜欢它,我也喜欢它。 它是阿妈的宠儿,我的摇篮。 一

http://caosba.com/gesanghua/194/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